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消失的风景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894 发表时间2020-01-17 09:05:43

去年开春,我就发现林场东头的那棵大柳树出现了异常。

冰消雪融的四月,北国林海荡漾着一阵暖过一阵的春风。这个生命蓬勃的季节,所有映入眼帘的都是改头换面的容貌。最欢喜的是小草和野花,它们推开冬天的禁锢,迎接春风的抚摸,在阳光的亲吻下,在春雨的滋润下,嫩绿的,嫩黄的,娇柔的拱出地面,一旦站在明亮的天底下,这些看似脆弱的生命立刻变得强大无比,它们占据每一寸土地,季节的颜色匆忙而博大。这还不够,配合着大地的心情,那些休眠了一个冬天的树木更是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装点生命的奇迹,“草绿花先发,雪尽枝吐芽。”紫色的芽孢,等不急春风的脚步,当某个黎明开始,枝头忽然泛起点点新绿,早回的知更鸟清脆的鸣叫着,红红的太阳跳出山坳的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变得新崭崭,明艳艳的美好,那是多么让人心醉的时刻啊!

那样的景色,是万千植物的功劳,那样的春天,是所有生命苏醒的快乐,当然,也包括林场东头那棵需要两只手臂合围的大柳树。

那是一棵被宠爱过,也被孤独过的柳树,她枝干婆娑,她秀发飘逸,她磅礴的树冠如伞如盖,她粗壮的身躯像大山的母亲,如果她生长在缺少树木的城镇,她一定会因为秀美被保护,如果她生长在缺少绿色的沙漠,她一定会被尊为神灵,如果她一出生就在一座美丽的宫殿,以她的身姿,一定会得到帝王的爱戴。

可是,命运于她没有如果,在一望无际的林海,一棵柳树普通到可有可无,春天的故事,对于她悲伤而不幸。没有原因,也没有目的,一个无聊透顶的人,在无聊透顶的冬天,用锋利的柴刀剥去了柳树的树皮,那样的冬天,乌云落下的不是眼泪,西北风吹来的也不是安慰,大柳树没有哭,她在凄冷的风中挣扎着,她希望春天的脚步快些到来,她更盼着孕育在枝头的芽孢还能放飞绿色。

多么残忍的行为,她却无处申诉,那渐渐干枯的躯干送走了属于她的最后一个冬天,也送走了属于她的最后一个风景。

她有过幸福的时光,她出生在一条崎岖的小路旁,她的位置离林场很近,她还很小的时候,她柔软的枝条就常常被走过的人们抚摸,有白发的老人,有年轻的恋人,也有红脸蛋的孩子,他们走过她的身旁,都会留给她赞许的微笑,那笑容让她感觉到鼓舞的力量,啊,我要快快长大,长大后回报那些给我鼓舞的眼神,肌肤,脚步,包括阳光雨露。

有这样美好的愿望支持着,小柳树长的飞快,她等不急呀,她眼见着小燕子做了妈妈,她眼见着小狗崽当了爸爸,而那些走过她身边的人们有的更老了,有的走过去就再也没有走回来。

她终于长成了一株标致又靓丽的柳树,她撑开绿色的树冠,上百只小鸟就有了栖息的家园,她晃动一下身子,路过的老爷爷就找到了纳凉的树荫,她抬起头,挡住月亮的眼睛,两个相爱的人便可以偎在柳树下互诉衷肠,悄声细语,那是大柳树最幸福的时候,她的眼睛里只有美好,她的胸怀里只有爱意。

后来,住在大柳树附近的人都搬走了,那些陪伴大柳树几十年的灰瓦房被拆掉了,大柳树孤独的站在小路旁,但那时她也没有失望,她每年仍然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春天长出树叶,夏天撑起阴凉,秋天她迎接飞向南方的鸟儿,冬天她站在茫茫雪海的心脏,冰封的世界里一株婆娑婀娜的大柳树,披霜挂银,素然无语,她站成了冬的风景。

可是她在消失,没有理由,没有哭泣,春天,她的枝条萎缩了芽孢,夏天,她的秀发变得干枯,秋天她被秋风扯掉了树枝,冬天,这是她最后的冬天,她黑色的脸望着苍天,她死了,没有人替她申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