敦化新闻网 加入微信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
1+1”法律援助志愿律师李荣花:高原上盛开的“雪莲花”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2-18 14:52:47 点击:7430

 

李荣花给来访人士解释法律问题。

  李荣花是深圳的一名律师,去年7月她参加了由司法部、共青团中央发起的“1+1”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,成为一名法律援助志愿者。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西藏日喀则市,她成了18万平方公里内仅有的6名法律援助律师之一。在过去的半年内,由于高原反应,李荣花多次面临生命危险。可是,在深圳过完春节后,她将再次启程、踏上高原。谈及理由,李荣花坚定地说:“那是最需要我的地方!”

  深圳律师踏上天路 “驻守”最需要的地方

  七岁前,李荣花在四川省资中县生活,骨子里翻腾着红油火锅不甘平庸的劲。七岁时她去到青海,与父母团聚。上小学时,李荣花曾跟随父亲游历北京、山西、陕西等地,从此爱上了旅游。

  在深圳工作期间,李荣花曾两次自驾游西藏。她回忆说:“西藏独特的风景、风俗文化和生活节奏,让人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轻松,我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西藏。”西藏律师资源短缺,让这位柔弱却充满正义感的律师总想做点什么。

  2009年,司法部、共青团中央发起“1+1”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。通过每年组织一批律师志愿者、大学生志愿者或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,到中西部无律师县和律师资源短缺的贫困县服务一年,为当地的经济困难群众提供法律援助服务。从2009年起,深圳共有18名律师、36人次参加“1+1”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,他们的足迹遍及29个中西部偏远贫困地区。2018年7月,李荣花成了律师志愿者中的一员,服务日喀则市江孜县人民。

  江孜县此前没有律师,整个日喀则市除了2018年派驻的6名法援律师外,还有4名留在当地创办事务所的往届法援律师。法援律师要服务18万平方公里内的84.5万人。对于受援地,有更多明显好于江孜县的选择,但李荣花义无反顾地说:“要去,就要去最需要的地方!”

  高原反应来袭 她肺部感染坚持出庭

  2018年7月10日,李荣花和另一名深圳律师赵志良抵达西藏日喀则市。按照李荣花原来的设想,应是一边在当地工作,一边欣赏当地风土人情。但因当地律师资源的匮乏,法律援助之旅并没有像李荣花想象的那样惬意。在此后6个月的时间里,李荣花和伙伴们不是在处理案件,就是在处理案件的路上。

  在日喀则市,李荣花半年内处理了近40件案件。曾经有一次她为了参与庭审,在高原上来回奔波1400多公里。

  2018年7月底,在一个离婚纠纷案件的法庭上,李荣花的半边身子突然浮肿起来,情况危急。这种明显的高原反应是有生命危险的,但她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,咬紧牙关坚持出庭,直到案件得到妥善解决,才飞回深圳治疗。

  在深圳休息了几天,李荣花又回到了高原。不过,这次她吸取了教训,调整了入藏路线,选择从西宁坐火车到拉萨,休整后再去日喀则,休息一下再返回江孜。

  2018年10月26日,李荣花去亚东县出差。由于对酒店地暖不适应,她感冒了。当时,有三个案件需要李荣花回江孜尽快立案,一个案件马上就要开庭审理。为此,她坚持踏上了归途。来回数百公里的山路花费了6个多小时。路途奔波导致李荣花感冒加重,引起了右肺感染,情况危急。尽管如此,10月31日李荣花忍着病痛、坚持出庭。直到11月2日,她才飞回深圳休养。几天后病情好转,她又回到了江孜。

  不仅提供法律援助 还让更多人施予援手

  “我感受更多的是满足。在这里,我收获了一个律师的尊荣。”李荣花说,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。当地的政府、法院、检察院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给予了她充分的信任和尊重,让她受益良多。“有一个当事人,每逢节日都会送上问候。我发的朋友圈,他每次都会点赞,成了我的一名忠实粉丝。”李荣花边说,边流露出喜悦之情。

  李荣花曾处理一个拖欠农民工工资纠纷的案件。当回忆起农民工拿到被拖欠的工资时满脸的笑容,她说:“这种获得感比在深圳赚钱更让人幸福和满足。”

  李荣花告诉记者,6个月里令她感触最深的是办理萨迦县的一个法律援助案件。那户人家有年迈的爸爸、妈妈和两个孩子,他们还抚养了一个孤儿,一家人住在两间房子里。长子住在一个一面没有墙的棚屋内,他原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。

  然而,有一天长子因为交通事故,致其半个头盖骨缺失,几乎丧失了劳动力。他的伤被评定为七级伤残,获得了8万元赔偿。此后,全家的生计都系在次子身上。

  “这样的困难家庭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?”李荣花带着这样的自问,不断思索帮助他们的方法。在她看来,除了自己投身其间,通过法律专业知识来帮助他们,更应该建立和打通更多渠道,让更多人伸出援助之手。在多方咨询和查证后,李荣花确定了两个目标:一是助学,她想通过给适龄儿童、少年家庭每月300元的生活费,让孩子上学不仅不花钱,还能“挣钱”,从而降低辍学率。资助人和被资助人一对一签约,两者保持书信往来,让捐助公开透明。二是助残,李荣花的当事人中有聋哑人,有五指残缺的特困人员,有头盖骨缺失的残疾人。

  如今,李荣花已向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、深圳律师协会公益委员会等寻求帮助,希望能建立起正常运转的援助机制和渠道,让更多当地人接受帮助。谈起这件事,李荣花说:“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,为当地孩子树立榜样,让他们建立正确的价值观,成为乐于奉献的人。”

  “我亏欠了家庭,但不后悔追梦”

  李荣花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当她离开深圳温馨的家,奔赴青藏高原做志愿者,家人、孩子能理解吗?李荣花说,正是因为家人的支持,才让她心无旁骛、勇敢追梦。

  “我的母亲是一名深圳义工,多次获得‘优秀义工’的光荣称号,她理解法律援助的意义,她非常支持我。”李荣花说,在经过沟通后,儿子也理解她,支持她去实现梦想。

  2018年8月,李荣花的母亲带着外孙子、外孙女去了西藏日喀则市,在那里陪伴了李荣花20天。在那20天里,李荣花的儿子流了6次鼻血,女儿一直后脑勺痛。但他们从不吭声,只是静静地陪着李荣花。“当时我并不知道,如果我知道,我是不会让他们留在那里的。”说到此处,李荣花当即落泪。

  李荣花的母亲临走时跟她说,希望她第二年不要再去了,因为条件确实太艰苦了。可是,李荣花还是耐心地劝服了老人。

  “对于家庭,我是亏欠的,但我不后悔。”李荣花说,她很遗憾自己无法陪在母亲身边,无法记录儿子在音乐比赛中获得金奖的荣誉瞬间,也很遗憾错过了女儿的生日。但对于去西藏提供法律援助的梦想,她依然想执着地坚持下去。同时,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母亲的骄傲,成为孩子的榜样。